北航统战部
最新消息: · 统战部新版网站正式发布了!    12-31
 
 
 首页 
 新闻动态 
 部门介绍 
 党派团体 
 民族宗教 
 港澳台侨 
 参政议政 
 合作交流 
 统战理论 
 
  毛泽东论统一战线
当前位置: 首页>>统战理论>>经典论述>>毛泽东论统一战线>>正文
统一战线的基本原则
2015-12-30 19:22   审核人:

一九二四年至一九二七年的经验,表明了当资产阶级追随着无产阶级的政治领导的时候,革命是如何地前进了;及至无产阶级(由共产党负责)在政治上变成了资产阶级的尾巴的时候,革命又是如何地遭到了失败。这种历史不应当重复了。依现时的情况说来,离开了无产阶级及其政党的政治领导,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就不能建立,和平民主抗战的目的就不能实现,祖国就不能保卫,统一的民主共和国就不能成功。——毛泽东:《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时期的任务》,1937年5月3日,《毛泽东选集》第一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6月第2版,第262页。

在中国,事情非常明白,谁能领导人民推翻帝国主义和封建势力,谁就能取得人民的信仰,因为人民的死敌是帝国主义和封建势力、而特别是帝国主义的缘故。在今日,谁能领导人民驱逐日本帝国主义,并实施民主政治,谁就是人民的救星。历史已经证明:中国资产阶级是不能尽此责任的,这个责任就不得不落在无产阶级的肩上了。——毛泽东:《新民主主义论》(1940年1月),《毛泽东选集》第二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6月第2版,第674页。

所谓领导权,不是要一天到晚当作口号去高喊,也不是盛气凌人地要人家服从我们,而是以党的正确政策和自己的模范工作,说服和教育党外人士,使他们愿意接受我们的建议。——毛泽东:《抗日根据地的政权问题》(1940年3月6日),《毛泽东选集》第二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6月第2版,第742页。

什么叫做领导?它体现于政策、工作、行动,要在实际上实行领导,不要常常叫喊领导。常常叫喊领导,人家不愿听,就少说些。对领导权要弄清其性质,而不要天天像背经似地去念。——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口头政治报告》(1945年4月24日),《毛泽东文集》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96年8月第1版,第328页。

中国新民主主义的革命要胜利,没有一个包括全民族绝大多数人口的最广泛的统一战线,是不可能的。不但如此,这个统一战线还必须是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的领导之下。没有中国共产党的坚强的领导,任何革命统一战线也是不能胜利的。——毛泽东:《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1947年12月25日),《毛泽东选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6月第2版,第1257页。

关于革命统一战线中领导者同被领导者的关系问题,共产党要实现领导需要两个条件:第一要率领被领导者坚决同敌人作斗争,第二要给被领导者以物质福利和政治教育。共产党的领导权问题现在要公开讲,不公开讲容易模糊党员干部和群众的思想,坏处多于好处。——毛泽东:《在杨家沟中共中央扩大会议上的讲话》(1947年12月25日),《毛泽东文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96年8月第1版,第332—333页。

中国有百分之八十的人口是农民,这是小学生的常识。因此农民问题,就成了中国革命的基本问题,农民的力量,是中国革命的主要力量。——毛泽东:《新民主主义论》(1940年1月),《毛泽东选集》第二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6月第2版,第692页。

无产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要求我们党去认真地团结全体工人阶级、全体农民阶级和广大的革命知识分子,这些是这个专政的领导力量和基础力量。没有这种团结,这个专政就不能巩固。同时也要求我们党去团结尽可能多的能够同我们合作的城市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它们的知识分子和政治派别,以便在革命时期使反革命势力陷于孤立,彻底地打倒国内的反革命势力和帝国主义势力;在革命胜利以后,迅速地恢复和发展生产,对付国外的帝国主义,使中国稳步地由农业国转变为工业国,把中国建设成一个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1949年3月5日),《毛泽东选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6月第2版,第1436—1437页。

人民民主专政的基础是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和城市小资产阶级的联盟,而主要是工人和农民的联盟,因为这两个阶级占了中国人口的百分之八十到九十。推翻帝国主义和国民党******派,主要是这两个阶级的力量。由新民主主义到社会主义,主要依靠这两个阶级的联盟。——毛泽东:《论人民民主专政》(1949年6月30日),《毛泽东选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6月第2版,第1478—1479页。

我国的人民民主统一战线是在伟大的革命斗争中一步一步地形成的,它是一个包括全国各民族、各民主阶级、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以及一切爱国民主人士在内的几万万人的统一战线,它是以工人、农民为基础的,它是在工人阶级和共产党领导之下的,它又是采用自我批评方法的,因此,它就能够巩固地团结一致,它就能够越来越有生气,越来越有力量,它就是任何敌人所不能战胜的。——毛泽东:《在全国政协一届三次会议上的讲话》(1951年11月1日),《毛泽东文集》第六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6月第1版,第187页。

我党规定了中国革命的总路线和总政策,又规定了各项具体的工作路线和各项具体的政策。但是,许多同志往往记住了我党的具体的个别的工作路线和政策,忘记了我党的总路线和总政策。而如果真正忘记了我党的总路线和总政策,我们就将是一个盲目的不完全的不清醒的革命者,在我们执行具体工作路线和具体政策的时候,就会迷失方向,就会左右摇摆,就会贻误我们的工作。——毛泽东:《在晋绥干部会议上的讲话》(1948年4月1日),《毛泽东选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6月第2版,第1316页。

全党同志必须紧紧地掌握党的总路线,这就是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路线。新民主主义的革命,不是任何别的革命,它只能是和必须是无产阶级领导的,人民大众的,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革命。这就是说,这个革命不能由任何别的阶级和任何别的政党充当领导者,只能和必须由无产阶级和中国共产党充当领导者。这就是说,由参加这个革命的人们所组成的统一战线是十分广大的,这里包括了工人、农民、独立劳动者、自由职业者、知识分子、民族资产阶级以及从地主阶级分裂出来的一部分开明绅士,这就是我们所说的人民大众。由这个人民大众所建立的国家和政府,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无产阶级领导的各民主阶级联盟的民主联合政府。这个革命所要推翻的敌人,只是和必须是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这些敌人的集中表现,就是蒋介石国民党的******统治。——毛泽东:《在晋绥干部会议上的讲话》(1948年4月1日),《毛泽东选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6月第2版,第1313页。

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到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这是一个过渡时期。党在这个过渡时期的总路线和总任务,是要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逐步实现国家的社会主义工业化,并逐步实现国家对农业、对手工业和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这条总路线是照耀我们各项工作的灯塔,各项工作离开它,就要犯右倾或“左”倾的错误。——毛泽东:《革命的转变和党在过渡时期的总路线》(1953年12月),《毛泽东文集》第六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6月第1版,第316页。

有了总路线还不够,还必须在总路线指导之下,在工、农、商、学、兵、政、党各个方面,有一整套适合情况的具体的方针、政策和办法,才有可能说服群众和干部,并且把这些当作教材去教育他们,使他们有一个统一的认识和统一的行动,然后才有可能取得革命事业和建设事业的胜利,否则是不可能的。——毛泽东:《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1962年1月30日),《毛泽东文集》第八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6月第1版,第304页。

我们要懂得,统一战线里是一定有磨擦的。这个统一战线的名词里已经包含着磨擦的意思,因为讲统一,起码是两个以上才有可能,如果只有一个,“孤掌难鸣”,就不会有磨擦,但一有两个,两个手掌就拍得响了,磨擦就难免的。统一战线有一万年,磨擦也有一万年,有统一战线就有磨擦存在。因为有不同,所以有磨擦,不过我们是尽一切力量使磨擦减少。——毛泽东:《关于目前战争局面和政治形势》(1939年1月28日),《毛泽东文集》第二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12月第1版,第151—152页。

对于统一战线中各种不同的同盟者,我们的态度应该是有联合,有批评,有各种不同的联合,有各种不同的批评。——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1942年5月2日),《毛泽东选集》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6月第2版,第849页。

统一战线的原则有两个:第一个是团结,第二个是批评、教育和改造。在统一战线中,投降主义是错误的,对别人采取排斥和鄙弃态度的宗派主义也是错误的。——毛泽东:《文化工作中的统一战线》(1944年10月30日),《毛泽东选集》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6月第2版,第1012页。

我们必须把党外大多数民主人士看成和自己的干部一样,同他们诚恳地坦白地商量和解决那些必须商量和解决的问题,给他们工作做,使他们在工作岗位上有职有权,使他们在工作上做出成绩来。从团结他们出发,对他们的错误和缺点进行认真的和适当的批评或斗争,达到团结他们的目的。对他们的错误或缺点采取迁就态度,是不对的。对他们采取关门态度或敷衍态度,也是不对的。——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报告》(1949年3月5日),《毛泽东选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6月第2版,第1437—1438页。

要达到巩固革命统一战线的目的,必须采取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方法。……这是一个很好的方法,是推动大家坚持真理、修正错误的很好的方法,是人民国家内全体革命人民进行自我教育和自我改造的唯一正确的方法。——毛泽东:《在全国政协一届二次会议上的讲话》(1950年6月23日),《毛泽东文集》第六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6月第1版,第81页。

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方法就是自我教育的基本方法。我希望全国各民族、各民主阶级、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和一切爱国民主人士,都采用这种方法。——毛泽东:《在全国政协一届二次会议上的讲话》(1950年6月23日),《毛泽东文集》第六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6月第1版,第82页。

必须指出,在强调加强人民民主统一战线的任务的时候,不要忘记又团结又斗争的原则。在民主人士中存在着的政治上和思想上的错误倾向,必须加以分析,并在适当的时机用适当的方式向他们指出,有些应当提出批评,或加以讨论,以达帮助他们提高思想、改正错误的目的。认为在人民民主统一战线中可以只要团结、不要斗争的思想是完全错误的。我们的任务是:既要反对关门主义的“左”的偏向,又要反对同错误思想和平共居的右的偏向。——毛泽东:对中央关于统一战线工作指示稿的批语和修改(1955年1月10日),《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五册,中央文献出版社1991年2月第1版,第2—3页。

对民族资产阶级要采取“又团结、又斗争”的政策。团结他们一起反对帝国主义,支持他们一切反对帝国主义的言行;对他们反工人阶级的、******的******言行,进行适当的斗争。只有一个方面是错误的:只有斗争,不要团结,是“左”倾错误;只有团结,不要斗争,是右倾错误。这两种错误我们党都犯过,经验很痛苦。后来我们总结了这两种经验,采取了“又团结、又斗争”的政策,必须斗争的就作斗争,可以团结的就团结起来。斗争的目的是为了团结他们,取得反对帝国主义的胜利。——毛泽东:《我们党的一些历史经验》(1956年9月25日),《毛泽东文集》第七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6月第1版,第135—136页。

在一九四二年,我们曾经把解决人民内部矛盾的这种民主的方法,具体化为一个公式,叫做“团结──批评──团结”。讲详细一点,就是从团结的愿望出发,经过批评或者斗争使矛盾得到解决,从而在新的基础上达到新的团结。按照我们的经验,这是解决人民内部矛盾的一个正确的方法。……全国解放以后,我们对民主党派和工商界也采取了“团结──批评──团结”这个方法。我们现在的任务,就是要在整个人民内部继续推广和更好地运用这个方法,要求所有的工厂、合作社、商店、学校、机关、团体,总之,六亿人口,都采用这个方法去解决他们内部的矛盾。——毛泽东:《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1957年2月27日),《毛泽东文集》第七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6月第1版,第210—211页。

我们对同盟者工作方法:1.切实的具体的帮助,多采取建议的方法;2.依照他们觉悟的程度与迫切的需要,提出适当的要求与口号,不要太高太左;3.善意的批评,也应该赞扬他们的好处;4.利用群众的力量推动,即自下而上的推动,但不是对立。——毛泽东:《目前抗战形势与党的任务报告提纲》(1937年10月),《毛泽东文集》第二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12月第1版,第53页。

中国社会是一个两头小中间大的社会,无产阶级和地主大资产阶级都只占少数,最广大的人民是农民、城市小资产阶级以及其他的中间阶级。任何政党的政策如果不顾到这些阶级的利益,如果这些阶级的人们不得其所,如果这些阶级的人们没有说话的权利,要想把国事弄好是不可能的。——毛泽东:《在陕甘宁边区参议会的演说》(1941年11月6日),《毛泽东选集》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6月第2版,第808页。

领导的阶级和政党,要实现自己对于被领导的阶级、阶层、政党和人民团体的领导,必须具备两个条件:(甲)率领被领导者(同盟者)向着共同敌人作坚决的斗争,并取得胜利;(乙)对被领导者给以物质福利,至少不损害其利益,同时对被领导者给以政治教育。没有这两个条件或两个条件缺一,就不能实现领导。——毛泽东:《关于目前党的政策中的几个重要问题》(1948年1月18日),《毛泽东选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6月第2版,第1273页。

要求资产阶级接受工人阶级的基本思想,例如消灭剥削,消灭阶级,消灭个人主义,接受马克思主义的宇宙观,或者如先生所说“没有劳动,没有生活,不从劳动以外求生活,不从自力以外求生活”,这就是要求资产阶级接受社会主义。这些对于少数进步分子说来是可能的,当作一个阶级,则不宜这样要求,至少在第一个五年计划时期不宜如此宣传。当作一个阶级,在现阶段,我们只应当责成他们接受工人阶级的领导,亦即接受《共同纲领》,而不宜过此限度。——毛泽东:《给黄炎培的信》(1952年9月5日),《毛泽东文集》第六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6月第1版,第236页。

我们的重点是照顾多数,同时照顾少数。凡是对人民国家的事业忠诚的,做了工作的,有相当成绩的,对人民态度比较好的各民族、各党派、各阶级的代表性人物都有份。——毛泽东:《关于召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几点说明》(1952年10月8日),《毛泽东文集》第六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6月第1版,第260页。

共产党领导机关的基本任务,就在于了解情况和掌握政策两件大事,前一件事就是所谓认识世界,后一件事就是所谓改造世界。——毛泽东:《改造我们的学习》(1941年5月19日),《毛泽东选集》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6月第2版,第802页。

如果我们的政策不正确,比如侵犯了中农、中等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民主人士、开明绅士、知识分子,对俘虏处置不当,对地主、富农处置不当,在统一战线问题上犯了错误,那就还是不能胜利,共产党会由越来越多变成越来越少,蒋介石孤立会变成国共两方面都孤立,人民不喜欢蒋介石,也不喜欢共产党。这个可能性是有的,在理论上不是不存在的。——毛泽东:《在西北野战军前委扩大会议上的讲话》(1948年1月15日),《毛泽东文集》第五卷,人民出版社1996年8月第1版,第23页。

全党同志须知,现在敌人已经彻底孤立了,但是,敌人的孤立并不就等于我们的胜利。我们如果在政策上犯了错误,还是不能取得胜利。具体说来,在战争、整党、土地改革、工商业和镇压反革命五个政策问题中,任何一个问题犯了原则的错误,不加改正,我们就会失败。政策是革命政党一切实际行动的出发点,并且表现于行动的过程和归宿。一个革命政党的任何行动都是实行政策。不是实行正确的政策,就是实行错误的政策;不是自觉地,就是盲目地实行某种政策。——毛泽东:《关于工商业政策》(1948年2月27日),《毛泽东选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6月第2版,第1286页。

凡政策之正确与否及正确之程度,均待经验去考证;任何经验(实践),均是从实行某种政策的过程中得来的,错误的经验是实行了错误政策的结果,正确的经验是实行了正确政策的结果。因此,无论做什么事,凡关涉群众的,都应有界限分明的政策。——毛泽东:《政策和经验的关系》(1948年3月6日),《毛泽东文集》第五卷,人民出版社1996年8月第1版,第74页。

只有党的政策和策略全部走上正轨,中国革命才有胜利的可能。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各级领导同志务必充分注意,万万不可粗心大意。——毛泽东:《关于情况的通报》(1948年3月20日),《毛泽东选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6月第2版,第1298页。

全党都要认真地、谨慎地做好统一战线工作。要在工人阶级领导下,以工农联盟为基础,把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团结起来。民族资产阶级将来是要消灭的,但是现在要把他们团结在我们身边,不要把他们推开。我们一方面要同他们作斗争,另一方面团结他们。要向干部讲明这个道理,并且拿事实证明,团结民族资产阶级、民主党派、民主人士和知识分子是对的,是必要的。这些人中间有许多人过去是我们的敌人。现在他们从敌人方面分化出来,到我们这边来了,对这种多少有点可能团结的人,我们也要团结。团结他们,有利于劳动人民。现在我们需要采取这个策略。——毛泽东:《不要四面出击》(1950年6月6日),《毛泽东文集》第六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6月第1版,第75页。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Beihang University .  All Rights Resvered

地址:北京海淀区学院路37号    邮编:100191     建站维护:北航统战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