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航统战部
最新消息: · 统战部新版网站正式发布了!    12-31
 
 
 首页 
 新闻动态 
 部门介绍 
 党派团体 
 民族宗教 
 港澳台侨 
 参政议政 
 合作交流 
 统战理论 
 
  毛泽东论统一战线
当前位置: 首页>>统战理论>>经典论述>>毛泽东论统一战线>>正文
统一战线的必要性、重要性和长期性
2015-12-30 19:23   审核人:

中国无产阶级应该懂得:他们自己虽然是一个最有觉悟性和最有组织性的阶级,但是如果单凭自己一个阶级的力量,是不能胜利的。而要胜利,他们就必须在各种不同的情形下团结一切可能的革命的阶级和阶层,组织革命的统一战线。——毛泽东:《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1939年12月),《毛泽东选集》第二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6月第2版,第645页。

《共产党宣言》1883年德文版序言中说:“被剥削被压迫的阶级(无产阶级),如果不同时使整个社会永远摆脱剥削、压迫和阶级斗争,就不再能使自己从剥削它压迫它的那个阶级(资产阶级)下解放出来”,就是说无产阶级必须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中国的工人阶级单求得自己的解放不行,必须求得四个阶级的共同解放。——毛泽东:在第一次全国统战工作会议期间对统战工作的指示(1950年4月21日)

我们为了工人阶级自己的利益,要改造资产阶级、农民、手工业者,等等。要帮助少数民族。汉人是为了自己民族的利益而做好少数民族工作。少数民族也要为了自己民族的利益而团结汉人。应引证马克思的话:工人阶级不解放全人类就不能最后地解放自己。——毛泽东:在中央政治局讨论统战工作问题会议上的讲话(1953年7月16日)

马克思说:无产阶级要解放自己,就要解放整个人类。如果地主、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不解放,无产阶级本身就不能解放,必须全人类都解放,变成一个新制度,无产阶级才能最后解放自己。——毛泽东:《工商业者要掌握自己的命运》(1955年10月27日),《毛泽东文集》第六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6月第1版,第491页。

统一战线的策略和关门主义的策略,是正相反对的两个不同的策略。

一个要招收广大的人马,好把敌人包围而消灭之。

一个则依靠单兵独马,去同强大的敌人打硬仗。

一个说,如果不足够地估计到日本帝国主义变中国为殖民地的行动能够变动中国革命和反革命的阵线,就不能足够地估计到组织广泛的民族革命统一战线的可能性。如果不足够地估计到日本反革命势力、中国反革命势力和中国革命势力这几方面的强点和弱点,就不会足够地估计到组织广泛的民族革命统一战线的必要性;就不会采取坚决的办法去打破关门主义;就不会拿着统一战线这个武器去组织和团聚千千万万民众和一切可能的革命友军,向着日本帝国主义及其走狗中国卖国贼这个最中心的目标而攻击前进;就不会拿自己的策略武器去射击当前的最中心目标,而把目标分散,以至主要的敌人没有打中,次要的敌人甚至同盟军身上却吃了我们的子弹。这个叫做不会择敌和浪费弹药。这样,就不能把敌人驱逐到狭小的孤立的阵地上去。这样,就不能把敌人营垒中被裹胁的人们,过去是敌人而今日可能做友军的人们,都从敌人营垒中和敌人战线上拉过来。这样,就是在实际上帮助了敌人,而使革命停滞、孤立、缩小、降落,甚至走到失败的道路上去。

一个则说,这些批评都是不对的。革命的力量是要纯粹又纯粹,革命的道路是要笔直又笔直。圣经上载了的才是对的。民族资产阶级是全部永世反革命了。对于富农,是一步也退让不得。对于黄色工会,只有同它拼命。如果同蔡廷锴握手的话,那必须在握手的瞬间骂他一句反革命。哪有猫儿不吃油,哪有军阀不是反革命?知识分子只有三天的革命性,招收他们是危险的。因此,结论:关门主义是唯一的法宝,统一战线是机会主义的策略。——毛泽东:《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1935年12月27日),《毛泽东选集》第一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6月第2版,第153—155页。

日本帝国主义决定要变全中国为它的殖民地,和中国革命的现实力量还有严重的弱点,这两个基本事实就是党的新策略即广泛的统一战线的出发点。组织千千万万的民众,调动浩浩荡荡的革命军,是今天的革命向反革命进攻的需要。只有这样的力量,才能把日本帝国主义和汉奸卖国贼打垮,这是有目共见的真理。因此,只有统一战线的策略才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策略。关门主义的策略则是孤家寡人的策略。关门主义“为渊驱鱼,为丛驱雀”,把“千千万万”和“浩浩荡荡”都赶到敌人那一边去,只博得敌人的喝采。关门主义在实际上是日本帝国主义和汉奸卖国贼的忠顺的奴仆。关门主义的所谓“纯粹”和“笔直”,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向之掌嘴,而日本帝国主义则向之嘉奖的东西。我们一定不要关门主义,我们要的是制日本帝国主义和汉奸卖国贼的死命的民族革命统一战线。——毛泽东:《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1935年12月27日),《毛泽东选集》第一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6月第2版,第155页。

要胜利就要搞好统一战线,就要使我们的人多一些,就要孤立敌人,当然敌人也想孤立我们,但被孤立的只能是他们自己。——毛泽东:《要胜利就要搞好统一战线》(1946年11月21日),《毛泽东文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96年8月第1版,第196—197页。

统一战线是一个基本的问题,无论如何要团结最大多数的人。只要我们不搞关门主义,蒋介石要孤立我们是不可能的。——毛泽东:《要胜利就要搞好统一战线》(1946年11月21日),《毛泽东文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96年8月第1版,第198页。

只要我们的政策正确,依靠贫雇农,紧紧地团结中农,保护工商业、中等资产阶级和知识分子的利益,不杀俘虏官兵,这个天下我们就可以得到。有了全民族的统一战线,就有胜利。我们的势力越大,胜利的把握就越大,这是很硬的道理。——毛泽东:《在西北野战军前委扩大会议上的讲话》(1948年1月15日),《毛泽东文集》第五卷,人民出版社1996年8月第1版,第26页。

中国的革命是全民族人民大众的革命,除了帝国主义者、封建主义者、官僚资产阶级分子、国民党******派及其帮凶们而外,其余的一切人都是我们的朋友,我们有一个广大的和巩固的革命统一战线。这个统一战线是如此广大,它包含了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城市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这个统一战线是如此巩固,它具备了战胜任何敌人和克服任何困难的坚强的意志和源源不竭的能力。——毛泽东:《在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上的讲话》(1949年6月15日),《毛泽东选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6月第2版,第1465—1466页。

我们不要四面出击。四面出击,全国紧张,很不好。我们绝不可树敌太多,必须在一个方面有所让步,有所缓和,集中力量向另一方面进攻。我们一定要做好工作,使工人、农民、小手工业者都拥护我们,使民族资产阶级和知识分子中的绝大多数人不反对我们。这样一来,国民党残余、特务、土匪就孤立了,地主阶级就孤立了,台湾、西藏的******派就孤立了,帝国主义在我国人民中间就孤立了。我们的政策就是这样,我们的战略策略方针就是这样,三中全会的路线就是这样。——毛泽东:《不要四面出击》(1950年6月6日),《毛泽东文集》第六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6月第1版,第75—76页。

中国的统一战线有很久的历史,从新民主主义革命反帝反封建,到现在的社会主义革命。无产阶级是经过共产党领导统一战线的。我看统一战线有好处,又反帝反封建,又赞成社会主义,为什么要把人家赶走呢?是人多好些,还是把许多积极因素赶走好些呢?还是把积极因素团结起来好。要把民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农村的、城市的)、宗教家等等都团结起来。团结了更多的人,阻碍就少些,事情就容易办得通。——毛泽东:《工商业者要掌握自己的命运》(1955年10月27日),《毛泽东文集》第六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6月第1版,第488页。

总而言之,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这样,我们就可以把敌人缩小到最少,只剩下帝国主义和本国的少数亲帝国主义分子,即同帝国主义有密切联系的大资本家和大地主。对我们来说,朋友越多越好,敌人越少越好。——毛泽东:《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1956年4月29日),《毛泽东文集》第七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6月第1版,第62页。

我国人民应该有一个远大的规划,要在几十年内,努力改变我国在经济上和科学文化上的落后状况,迅速达到世界上的先进水平。为了实现这个伟大的目标,决定一切的是要有干部,要有数量足够的、优秀的科学技术专家;同时,要继续巩固和扩大人民民主统一战线,团结一切可能团结的力量。——毛泽东:《社会主义革命的目的是解放生产力》(1956年1月25日),《毛泽东文集》第七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6月第1版,第2页。

围绕着一个基本方针,就是要把国内外一切积极因素调动起来,为社会主义事业服务。过去为了结束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统治,为了人民民主革命的胜利,我们就实行了调动一切积极因素的方针。现在为了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建设社会主义国家,同样也实行这个方针。——毛泽东:《论十大关系》(1956年4月25日),《毛泽东文集》第七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6月第1版,第23页。

这是一个什么方针呢?就是调动一切积极力量,为了建设社会主义。这是一个战略方针。实行这样一个方针比较好,乱子出得比较少。这种统筹兼顾的思想,要向大家说清楚。——毛泽东:《在省市自治区党委书记会议上的讲话》(1957年1月27日),《毛泽东文集》第七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6月第1版,第187页。

这里所说的统筹兼顾,是指对于六亿人口的统筹兼顾。我们作计划、办事、想问题,都要从我国有六亿人口这一点出发,千万不要忘记这一点。为什么要提出这样一个问题,难道还有人不知道我国有六亿人口吗?知道是知道的,不过办起事来有些人就忘记了,似乎人越少越好,圈子紧缩得越小越好。抱有这种小圈子主义的人们,对于这样一种思想是抵触的: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团结一切可能团结的人,并且尽可能地将消极因素转变为积极因素,为建设社会主义社会这个伟大的事业服务。——毛泽东:《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1957年2月27日),《毛泽东文集》第七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6月第1版,第227—228页。

统一战线问题,武装斗争问题,党的建设问题,是我们党在中国革命中的三个基本问题。正确地理解了这三个问题及其相互关系,就等于正确地领导了全部中国革命。而在十八年党的历史中,凭借我们丰富的经验,失败和成功、后退和前进、缩小和发展的深刻的和丰富的经验,我们已经能够对这三个问题做出正确的结论来了。就是说,我们已经能够正确地处理统一战线问题,又正确地处理武装斗争问题,又正确地处理党的建设问题。也就是说,十八年的经验,已使我们懂得:统一战线,武装斗争,党的建设,是中国共产党在中国革命中战胜敌人的三个法宝,三个主要的法宝。这是中国共产党的伟大成绩,也是中国革命的伟大成绩。——毛泽东:《〈共产党人〉发刊词》(1939年10月4日),《毛泽东选集》第二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6月第2版,第605—606页。

当我们党的政治路线是正确地处理同资产阶级建立统一战线或被迫着分裂统一战线的问题时,我们党的发展、巩固和布尔什维克化就前进一步;而如果是不正确地处理同资产阶级的关系时,我们党的发展、巩固和布尔什维克化就会要后退一步。同样,当我们党正确地处理革命武装斗争问题时,我们党的发展、巩固和布尔什维克化就前进一步;而如果是不正确地处理这个问题时,那末,我们党的发展、巩固和布尔什维克化也就会要后退一步。十八年来,党的建设过程,党的布尔什维克化的过程,是这样同党的政治路线密切地联系着,是这样同党对于统一战线问题、武装斗争问题之正确处理或不正确处理密切地联系着的。这一论断,很明显地,已经被十八年党的历史所证明了。倒转来说,党更加布尔什维克化,党就能、党也才能更正确地处理党的政治路线,更正确地处理关于统一战线问题和武装斗争问题。这一论断,也是很明显地被十八年来的党的历史所证明了。——毛泽东:《〈共产党人〉发刊词》(1939年10月4日),《毛泽东选集》第二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6月第2版,第605页。

十八年的经验告诉我们,统一战线和武装斗争,是战胜敌人的两个基本武器。统一战线,是实行武装斗争的统一战线。而党的组织,则是掌握统一战线和武装斗争这两个武器以实行对敌冲锋陷阵的英勇战士。这就是三者的相互关系。——毛泽东:《〈共产党人〉发刊词》(1939年10月4日),《毛泽东选集》第二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6月第2版,第613页。

我们有许多宝贵的经验。一个有纪律的,有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武装的,采取自我批评方法的,联系人民群众的党。一个由这样的党领导的军队。一个由这样的党领导的各革命阶级各革命派别的统一战线。这三件是我们战胜敌人的主要武器。这些都是我们区别于前人的。依靠这三件,使我们取得了基本的胜利。我们走过了曲折的道路。我们曾和党内的机会主义倾向作斗争,右的和“左”的。凡在这三件事上犯了严重错误的时候,革命就受挫折。——毛泽东:《论人民民主专政》(1949年6月30日),《毛泽东选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6月第2版,第1480页。

没有统一战线,革命不能胜利,胜利了也不能巩固。搞统一战线哪能怕麻烦,怕捣乱,怕人家吃了你的饭?切不可叶公好龙。长征二万五千里不是因为有统一战线,而是因为太纯洁。这次政府的名单中,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还是一半一半好,要搞五湖四海。别人在民主革命困难时期拥护共产党,为我们说过好话,帮过忙,我们胜利了不能不要人家。——毛泽东:《同绥远负责人的谈话》(1949年10月24日),《毛泽东文集》第六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6月第1版,第14页。

在国内,我们必须团结各民族、各民主阶级、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及一切爱国民主人士,必须巩固我们这个已经建立的伟大的有威信的革命统一战线。不论什么人,凡对于这个革命统一战线的巩固工作有所贡献者,我们就欢迎他,他就是正确的;凡对于这个革命统一战线的巩固工作有所损害者,我们就反对他,他就是错误的。——毛泽东:《在全国政协一届二次会议上的讲话》(1950年6月23日),《毛泽东文集》第六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6月第1版,第81页。

统一战线到底还要不要?现在经常发生这个问题。这不是一个政党(共产党或者它的中央委员会),一个集团,少数人或者个别的人,说要就要、说不要就不要这么一个问题。这是要看统一战线存在下去有好处还是没有好处,对劳动人民事业,对走社会主义道路,有利益还是没有利益来决定的。刚才陈云副总理说,我们的道路很宽广,将来不怕没有事情做。我们跟国民党那个时候完全不同,我们的事业很宽广,每年都发展,我们不怕人多。我们已经在长期革命中证明,有统一战线比没有要好。——毛泽东:《在资本主义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问题座谈会上的讲话》(1955年10月29日),《毛泽东文集》第六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6月第1版,第494页。

有人说全国胜利以后怎么办?那时还要不要统一战线?是不是“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下一个命令不要统一战线了?不是的。那时的问题是巩固胜利,没有全民族绝大多数人口参加的民族统一战线,胜利就不能巩固。——毛泽东:《在西北野战军前委扩大会议上的讲话》(1948年1月15日),《毛泽东文集》第五卷,人民出版社1996年8月第1版,第25—26页。

在我国,人数多的民族是汉族,人数多的党派是共产党,人数多的阶级是农民阶级、小资产阶级,人数多的人民团体是工会、青年团、妇联、农民协会,这是就他们在全国人口中所占的比例而言的。这样一来,是不是少数民族、人数少的阶级(比如工人阶级人数少,资产阶级更是人数少)、人数少的党派、人数少的团体在政权组织中就没有份了,没有饭吃了呢?你们人多就称王,是不是这样呢?不是这样。决议草案上讲了,三年以来取得的成绩,是由于“全国各民族、各民主阶级、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的团结和努力”。那末,是不是从今年起,或者从明年起,就不要各民族、各民主阶级、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的团结和努力了呢?不是的,还是要的。为什么要呢?过去三年来的历史证明,这样做有好处。所以,除了那些反革命分子、不爱国的分子以外,凡是一切爱国者、能够团结的人都应该团结起来,而且永远是这样。如果说,三年以后还要团结,那末,十年以后,我国进入了社会主义,资产阶级没有了,是不是因为他过去当过资本家,现在虽然爱国,也不要他呢?当然不是这样,因为他爱国嘛!——毛泽东:《关于召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几点说明》(1953年1月13日),《毛泽东文集》第六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6月第1版,第259—260页。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Beihang University .  All Rights Resvered

地址:北京海淀区学院路37号    邮编:100191     建站维护:北航统战部